阿曼卫生大臣:疫情高峰期约在最近两至三周内出现


“指挥中心”此前于4月2日起提高该航班乘客及空服员等336人防疫等级,从居家检疫改列居家隔离,提高风险追踪强度。另由于该航班旅客染病机率偏高,且多集中在第四十几排座位附近,台湾“指挥中心”6日特别公布确诊9人座位图,庄人祥说,目前仍无法排除在机上相互传染的可能性。

智飞生物媒体负责人何磊对澎湃新闻表示,公司曾多次参与国家重大研发项目,积累了一些经验,此次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作为疫苗企业,积极研发是责无旁贷。

姜世勃也在文章中举例,针对另一种冠状病毒——猫传染性腹膜炎病毒开发的疫苗曾增加了猫罹患该疾病的风险。他呼吁,监管机构必须继续要求疫苗开发者检查动物研究中的潜在有害反应,而且先对健康的人类志愿者进行谨慎评估,先了解其是否对任何冠状病毒有抗体,才能招募参加疫苗安全性试验。

澎湃新闻从这份研究中了解到,新型冠状病毒由四个结构蛋白组成,分别为包膜蛋白、膜蛋白、核衣壳蛋白和刺突蛋白,其中刺突蛋白(Spike)也叫S蛋白,暴露在病毒的最外层,可与人体细胞的受体蛋白结合,介导病毒感染细胞。

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Stanley Perlman)对这一问题则持更为肯定的态度,他预计新冠病毒在今年冬季再次袭来时,新一轮的暴发会更加严重。

另一位曾参与非典疫苗研发的免疫学专家则向澎湃新闻表达了他的担忧。一方面,这次接种了疫苗的志愿者体内产生的抗体如果不能完成免疫,那么疫苗就很难通过有效性试验;即便合成了抗体,数量是否足够对抗病毒,也是未知数。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693例(含重症病例22例),现有疑似病例88例。累计确诊病例95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58例,累计死亡病例0例。

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飞生物”)全资子公司安徽智飞龙科马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智飞龙科马”)也是此次参与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公司之一,他们选择的技术线路是新冠病毒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

而病毒的不断发展和变化也为疫苗研发增添了难度系数。17年前,SARS在其出现次年的夏天悄然消失,之后再无踪迹,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疫苗的后期试验无法进行。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78例,其中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40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5例(境外输入5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50例(境外输入4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047例(境外输入275例)。